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0章 私会(1/2)
最高欲望者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安田大酒店的大堂侧面有一家位置私密、装修古朴的咖啡厅, 来用餐品茶的客人大都是这里的住客。

  白纨素之所以能找到这里, 全凭钟楚寰那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。她自称卫迅娱乐的员工,找自己的老板有急事汇报,很快就向前台问出了钟楚寰的具体去向。

  白纨素蹑手蹑脚进入咖啡厅正门, 刚走到门口的木雕屏风后面, 就很意外地听见了钟楚寰说话的声音。

  她吓得连忙撤回了脚, 蹲下身,只听他的声音就在屏风后方响起, 她透过屏风侧缘的孔隙, 看见了坐在对面戴墨镜、穿宽松休闲长裙,肤白貌美的女人, 正是蓝风惠。

  原来蓝风惠为了方便和魏璇接洽生意,特地住在了卫迅娱乐对面的酒店。然而她回来两天了, 还没单独见过钟楚寰的面。

  蓝风惠一直对外宣称四十余岁才结婚。她的丈夫地产富商也是再婚, 前妻留下的儿子跟着他过, 日后继承家业。蓝风惠跟富商重组家庭, 一家人其乐融融、对继子视如己出的形象一直充斥着娱乐媒体, 从来没人知道她之前离过一次婚, 还有个亲生孩子。

  她这样的大明星,不知有多少媒体和狗仔盯着她,她想见钟楚寰也只能选择在酒店这样私密的场合,并装作商务会谈见面, 想必身为母亲, 也是颇多无奈的。

  白纨素看见蓝风惠紧紧皱眉, 嘴里不停地说着话,但全被咖啡厅里奏响着的悠扬音乐盖住了,一个字也听不清。

  她一低头,正巧看见屏风前面堵着张红木桌子,桌子底下的空间直通木质沙发下方,挤过她小小的身子刚好绰绰有余,便索性三下两下爬进了桌面底下。

  白纨素将身子团在沙发下面,二人谈话的声音果然就听得一清二楚了。

  “你也不是不知道,演艺事业对妈妈来说有多重要?但你爸爸呢?他在我走之后,还把你带坏了,把你也变成他和他们全家那样的人,故意让我的期望彻底落空。”

  “都到今天了,何必再说这些。”钟楚寰听得出,尽管迟蕴青已经去世了,蓝风惠提起对他的怨还是难以释怀。

  “怎么不能说呢?他为了他的仕途,丝毫也不体谅我。”蓝风惠说着说着便呼吸急促,有些哽咽了,“我当时把你留在你爸爸身边,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  “他不是为了仕途。”

  听他还为迟蕴青说话,蓝风惠紧紧皱起了眉“他不为仕途,那我就是像他们说的一样贪图名利,为了星途吗?”

  钟楚寰低眉不语。当初蓝风惠与迟蕴青离婚时他才两岁,她是正走上升到路的歌星影星,而父亲迟蕴青是公职人员。对于迟蕴青而言,娶一位明星妻子自然有些招摇,而蓝风惠则一心一意想发展演艺事业,甚至想只身去往远方的大城市发展。

  两人事业道路相悖,谁也不能退让。如此便劳燕分飞。

  为了事业,蓝风惠狠心舍弃了幼子,把他留在迟蕴青身边抚养。但她从未亏待过他,除了不能以母子的身份公开相处,吃穿用度和教育资源,蓝风惠一心都给最好的。可没想到在迟蕴青的教养下,钟楚寰跟着父亲与同父异母的弟弟长大,完全背离了蓝风惠最初让儿子继承自己明星事业的期望与设想。

  在她眼里,迟蕴青娶志同道合的殷冬,也是对她的报复。

  她后悔没能亲自照顾孩子,却也怨恨迟蕴青一家故意破坏他们母子的连结,将孩子从自己身边夺走。当知道迟蕴青把她的孩子送进公安大学读书时,她在迟家撒泼打滚,与前夫大吵大闹。

  “她,殷冬,她算什么东西,她也配做我儿子的母亲?!你是我们钟家的孩子,将来迟早还是要继承我的事业。”蓝风惠断然道,“你不回到妈妈身边,我手里这么大的家业将来给谁啊?”

  白纨素心中暗想原来蓝风惠在走红之前本家姓钟,她现在的名字只是艺名。她就是迟蕴青的前妻,为了走星途不光舍弃了家庭,还舍下了孩子,虽然算是个了不起的女人,却也足够狠心与决绝。

  蓝风惠在意的不光是手里的公司,她当然也想让子女继承自己的演艺之路,当星二代、星三代,她太知道天赋的重要性了,否则也不会张口闭口强调“做明星最重要的是皮囊。”

  她这副过人美貌,这么漂亮的基因绝不能被浪费。

  “你现在在娱乐公司工作,你爸爸那行不是也不能做了吗?不如回来跟我做事,”蓝风惠的语气有些烦躁,她显然已经说了很久,但都没见钟楚寰有分毫的动摇,“要入行就趁早,你现在各方面状态还算年轻,还可以出道,有你妈妈捧你,很快就能红,再晚一些就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  提到当明星,白纨素首先想到的便是拍吻戏、拍床戏。蓝风惠竟然想让儿子当明星,要让别的漂亮女人合法合理地吃他的豆腐,让千千万万的少女当她白纨素的情敌?她做梦,自己第一个就不同意!

  白纨素侧耳倾听,听不到钟楚寰说话,只听到微微一声叹息。他显然对蓝风惠的明星事业没多大兴趣,这才让白纨素稍稍放下了一点心。

  “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,不想再接受这种安排。”钟楚寰和蓝风惠虽是母子,但多少也有些距离,这份距离不光来自明星与一般人这种身份的差距,也来自于蓝风惠对自己事业的执念。

  她已经不能做个普通人了,如果想让孩子回到身边,就要让他变成另一个自己。但钟楚寰已经不再是十几岁的少年人,有了自己的想法,因此断然拒绝。

  “你也知道你这么大年纪了。”蓝风惠焦虑道。她也许内心深处知道有可能说不通,可毕竟是个情商极高的人,一条路说不通便换了一条“那就赶紧成家,生孩子。趁你妈妈还年轻,可以替你把他培养出来,将来家业总要有人继承。”

  对于今天见面的结果,蓝风惠早有预料,否则她也不会提前把订婚的事情提上了日程。

  她虽然不能常见自己的儿子,但自认为对他还是关心的,好在迟蕴青也从不瞒她,这些年他的事情她也大致都清
为您推荐